第十五章 怀抱与隐瞒(上)(1 / 2)

周日早上。

柳初一还在半梦半醒状态,忽然感觉耳边有什么东西在动,发出嗡嗡的声音。

老鼠吗?

不对,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有老鼠?而且老鼠根本就不是这么叫的吧!

不对,那好像是我的闹铃。

初一意识到这一点,翻了个身,将身旁的手机拿起,关闭闹钟,看了看时间,6点10分,手臂无力地放下。

微微睁开眼睛,光线刺入他的瞳孔,柳初一感觉到一阵不适,便继续闭上了眼睛。

可恶啊……忘记关闹钟了,今天是周末来着,虽然只有大半天,中午午饭后就要回学校,上一个下午的课或者自习,这取决于老师的想法。

周末是几乎没有作业的,因为老师们也知道这半天学生们肯定静不下心来学习,就干脆只布置一点作业,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,毕竟离高三还有一段时间呢。

想到这里,他瞬间不想起床了,尽管身体依旧没有力气,但意识已经在刚刚恢复了清醒,于是他开始在床上胡思乱想。

忽然,柳初一回想起来自己昨晚的经历:为什么会突然出现那种情况?以往他也确实有过半夜惊醒的经历,但是无一不是由于或是噩梦,或是饥饿,或是睡觉时突然肌肉突然抽筋之类的具体原因,从未像昨夜那样的情况。

等等,昨天夜里,他醒来之后感到心脏抽痛,莫非是……

心脏病什么的?

越想越觉得有可能,但也没有原因啊?他们家并没有这方面的遗传病,之前每一次体检的时候也从未有过异常,那是什么原因呢?

要不上网查查?反正电脑就在隔壁。

算了。初一内心里否决掉了自己的这个想法,以现在的网络环境,只要自己一查,就大概率是绝症什么的吧?果然还是去医院一趟。

想到这里,柳初一深吸一口气,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,下了床。

一切打理完毕,初一从洗手间走出来,发现柳文尧和苏茶都还没有醒,算了,不管他们。

拿上身份证、手机、学生证和钱包,初一就直接下了楼,连早饭都没吃,直奔最近的医院而去。

“我记得我应该还有免费次数。”初一这样想着。

大夏联邦的医疗条件和国民健康建设做得十分到位,可以用一个“无可挑剔”来形容,所有医院几乎都不会出现大排长龙的情况,这种情况已经在十多年前就消失殆尽了。就像当时在任的,决定对医疗环境进行改革的那位领导人说的那样:“人民的健康问题是国家建设的重要基础,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国民在身体不适的时候还要忍受等待的折磨。”事实证明,他确实说到做到了,之后大夏联邦的一系列这方面的措施都是以这句话为理念的。

学生等一些暂时没有经济来源的人群,其每年都会有一定次数的免费医疗机会,不分级别,记录在公民系统中,哪怕是私立医院也必须遵守这个规则,16岁以上公民可独立前往医院就诊或体检。

柳初一刚好16岁。

离他家最近的医院,坐2站公交车就到了,不过5分钟而已。

……

做完最后一项检查后,医生对初一说:“你下午来取结果吧。”

“好,谢谢大夫。”

“无妨。”

走出医院后,初一才想起来,自己还没有吃早饭。正当他考虑是回家还是随便找个摊位吃时,手机一阵震动,打开一看,是柳文尧。

“老爹?”

“你现在在哪呢?早饭需要我们给你做不?”

“不用了,我突然想在外面吃了,你们自己做就好,不用管我。”初一没把体检的事给他说,毕竟今天是父母结婚20周年,他还是存在感弱一点,给他们一点二人空间吧。

“好,注意安全。”说完,柳文尧就挂了电话。

放下手机,柳初一就近走向了最近的一个早餐摊位。

……

公交车车门打开,初一下车。